60年党龄的老将军谈感怀

发布时间:2020-02-01 23:03信息来源:未知 点击: 【字体:


          

  原创   田永清    责编朱合兰    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人物故事   田永清,河北省无极县人,1940年出生,15岁读初二时加入中国共青团,18岁读高二时加入中国共产党,高中毕业后被保送进入解放军外国语学院。此后30年间,一直在总参系统学习和工作,历任学员、干事、科长、处政委、局政委等职。1990年6月至1994年8月任解放军原信息工程学院政治部主任,1993年7月被授予少将军衔,1994年8月至1998年10月任解放军原装甲兵指挥学院政委,1998年10月以后任解放军总参原兵种部政委,2001年5月退休。曾应邀到中央党校、国家行政学院、国防大学、外交部、中组部所属中国延安干部学院、中国井冈山干部学院、中纪委所属中国纪监检察学院以及北京大学、清华大学等军地多所大学作报告,并被聘为客座教授或校外辅导员。著有《将军与大学生十日谈》、《将军与士兵十日谈》、《和领导干部漫谈做人做事做官》、《和大学生漫谈成人成才成家成功》、《做人要做雷锋那样的人》、《当兵要当雷锋那样的兵》、《缺什么也不能缺德》、《战士自有战士的爱情》等书,产生广泛影响。在《人民日报》、《解放军报》、《光明日报》、《中国纪检监察报》等中央和地方报刊发表多篇文章。对文学、历史等有所研究,是中国炎黄文化研究会名誉理事、中华雷锋文化促进会名誉副会长、中国《红楼梦》学会会员。被迟浩田副主席誉为“军中儒将”。2009年被评为全军先进退休干部。

 

 
 

 

我与雷锋同志同年出生、同年入伍,我们那一代人有着大体相同的人生经历和思想感情。

 

1959年3月30日,我在河北省石家庄市第六中学读高二时,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。到今年已是60周年了。60,是一个吉利、喜庆的数字,60年算作一个甲子,60岁是耳顺之年。在过去,60岁的人,就算老年人了。我入党60周年了,也是一个老党员了

 

在革命战争年代,很多革命志士、热血青年,不到18岁就光荣入党了。1949年的党章规定,年满18岁才能入党。我是18岁零3个月的时候入党的。这在当年的高中生中是很少见的。对此,我一直怀有一种光荣感和自豪感,同时,更有了一种沉甸甸的使命感和责任感。

 

我于1940年12月24日,出生于河北省无极县西汉村。那时正处于抗日战争最艰苦的年代,我们那里属于冀中游击区,司令员是大名鼎鼎的吕正操同志。

 

听父辈介绍,我祖辈兄弟五人,爷爷排行老大,奶奶早逝,爷爷带着三个弟弟闯关东,二爷还算拼出了点模样,爷爷和三爷、四爷因为身无分文,又没文化,去后杳无音信,估计是冻饿而死。五爷没有闯关东,他给地主当长工,是地下党员,坚决抗日,被一刘姓地主告密,日本鬼子用大刀残忍地砍下了他不屈的头颅!

 

我的伯父和父亲相依为命,艰难度日,他俩都是坚决抗日的积极分子,我家是坚决抗日的“堡垒户”,八路军的三位武工队员就住在我家。对我最好最亲的是张斌叔叔,他是武工队长、共产党员。记得一天早晨,他把一支盒子枪挂在我的左肩上,把另一支手枪挂在我的右肩上,拍着我的肩膀说:“好样的!长大了参加共产党,当八路军!”过去70多年了,当时的场景我依然记忆犹新,念念不忘。

 

在我幼小的心灵中,深深地播下了两粒种子:一粒是对共产党、八路军无限热爱的种子,一粒是对日本鬼子、国民党反动派无比仇恨的种子。

 

1954年,我以全县第一名的成绩考入无极县初级中学,读初二时光荣入团。当时县里还没有高中,所以,我于1957年考进了石家庄第六中学读高中。读高一时担任学校团委宣传部部长,高二时又担任学校团委副书记,团委书记由老师担任。在从事共青团工作中,思想水平和工作能力得到了一定的锻炼和提高。

 

记得在1958年的一个晚上,我们观看了一场令人感动、至今难忘的电影《董存瑞》。影片中有这样几个镜头:董存瑞舍身炸碉堡之前,向党组织交纳党费。党组织负责人说:“你还不是党员,怎么交党费呢?”董存瑞激动而坚定地说:“我一定会光荣地加入中国共产党的!”影片中的这几个镜头,深深地感动和教育了我,只觉得全身热血沸腾,当晚就怀着激动的心情,向学校党组织递交了入党申请书。

 

学校党组织根据我的平时表现和入党申请,于1959年3月30日下午,召开党支部大会,先是听取我宣读入党申请书,接着大家提问和讲评,最后举手表决,一致通过我光荣入党。当时,我的心情异常激动,暗暗下定决心:争取做一名优秀的共产党员!

 

 



 

 

高中毕业是我人生的一个重要转折点,继1959年3月30日光荣入党之后,又于1960年7月1日被免试保送进入解放军外国语学院,参军入伍,在部队一干就干了42个年头。

 

 

 


 

 

参加工作之后,我从基层干起,主要从事思想政治工作,经过多岗位、多层次锻炼,一步一个台阶向前迈进,开始被授予少尉军衔,最后被授予少将军衔,2001年5月18日,在原总参谋部兵种部政委的岗位上退休。



我的一切都是党、军队和人民给予的,自感得到的多、奉献的少,受之有愧,常觉不安。只有尽力而为,做好工作,才能报答党、军队和人民。

 

党号召军人安心服役、多做奉献,我参军后十年没有回过一次家,一心一意搞好学习,做好工作;党号召学习毛主席著作,我积极响应,被评为“学习毛主席著作积极分子”;党号召计划生育、晚婚晚育,我30岁以后才谈恋爱,32岁结婚,38岁有了一个女儿,就毅然决然地做了绝育手术;党号召扶贫捐献,我积极响应,多次捐钱捐物……

 

不多说了,这些都是作为一名党员所应该做的。下面讲讲我印象深刻的三件事。

 

第一件是1993年10月,我在国防大学研究系进修时,参加将军和省部级干部代表团,到俄罗斯参观考察。离开俄罗斯的前一天,我们到一个很大的油画市场去买画,在这里遇到了感人的一幕:一位俄罗斯老汉,身穿破旧大衣,在那里出售一些物品。当他得知我们是中国人时,猛地揭开大衣,指着胸前佩戴的原苏共党徽徽章,激动地说:“我是原苏共党员,可惜苏联解体了、苏共垮台了,我们都跟着倒霉了,这些坏事都是戈尔巴乔夫那帮家伙们干的!中国的道路走对了,你们坚持共产党的领导,走社会主义道路,中国日益繁荣昌盛,你们做得对、干得好啊!”他还拿出十几张列宁画像,免费送给我们作留念。

 

第二件是2001年5月18日,在宣布我退休命令的大会上,时任副总参谋长的吴铨叙上将,在肯定我所做的一些工作后,突然站起来,面向我说:“为了充分肯定田政委作出的成绩和贡献,我向他敬一个军礼!”我当时真是有点不知所措,大有“受宠若惊”之感。我何德何能,享受如此殊荣!一位上将在大庭广众之中,站起来向一位即将卸任的少将敬礼,此举实属罕见。当时,整个大礼堂响起了长时间的热烈掌声。

 

第三件是2013年3月,我们一行人到雷锋故乡湖南省长沙市开展学习活动。有一次活动分工是我到长沙大学演讲。演讲之后还有半个小时的提问环节。这时,一位女大学生站起来问:“请问田将军,作为一位农民的儿子,您是怎样成为共和国将军的?”这位女同学提的问题很大也很突然,的确有些不好回答。我沉思片刻,大声回答:“我有‘后台’!”这时,整个大礼堂鸦雀无声,全体师生都紧紧盯着我,他们可能以为我的“后台”是某位“大官”,以为我这个将军可能是跑来买来的。见此情景,我又提高声调:“我不仅有一个‘后台’,而且还有两个‘后台’!”这时,大家大眼瞪小眼,脸上写满了惊诧和疑惑。我这才慢慢道来:“我的两个‘后台’,一位是毛泽东同志。我有幸先后见过他八次,《毛泽东选集》近160篇文章,我认真读过三遍,毛泽东同志的很多文章、诗词我都能背诵,是毛泽东的思想哺育了我!我的另一位‘后台’是雷锋同志。我与雷锋同志同年出生、同年入伍,雷锋生前我没有见过他,但我一直响应毛泽东同志的号召:‘向雷锋同志学习!’”讲到这里,我又提高声调说:“我的两位‘后台’,都是你们湖南人!”这时,整个礼堂响起了长时间的热烈的掌声,还有欢呼声!



 

 

 


 

 

 

退休对于我的军旅生涯来说,是画了一个句号;但对于我的整个人生来说,只是画了一个逗号或者分号。

 

退休之后,我做了一个退休生活规划。退休18年了,我过得很充实、很快乐,也很有意义、很有收获。平时,我主要做四件事:锻炼身体、读书看报、写文章、作演讲。每年有计划地阅读几十本书,在中央和地方报刊发表几十篇文章,到全国各地作几十场演讲。这些事虽然微不足道,但我深切地感到,对于一个退休人员来说,有用就是福!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可以“吹牛”的只有三件事:一是20世纪60年代曾被所在单位评为“学习毛主席著作积极分子”;二是20世纪80年代曾被评为“总参谋部计划生育先进个人”;三是退休八年之后被评为“全军先进退休干部”。

 

我入党60年,年近80岁,感觉自己生逢其时,亲身经历并且见证了新中国从站起来、富起来到强起来的三大历史变迁。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指引下,我期盼实现三个梦想

我经常对他人说,我这个人很普通、很平凡,我这个将军是个“三无将军”:一是参军后上的军校,没在战斗部队当过兵;二是一直在总部机关或军事院校工作,没上前线打过仗,这也是我军旅生涯的最大遗憾;三是我从未立过功,连个嘉奖也没得过。

:一是强国梦,二是统一梦,三是百岁梦。

 

来源 秘书工作

我想,如能实现这三个梦想,我这个小人物,也可以算作“鞠躬尽瘁,死而后已”,就可以壮着胆子,到马克思和毛主席那里报到了。


(作者:朱合兰)
文章热词:60年党龄的老将军谈感怀
延伸阅读:
分享到: 更多
网友评论
可信认证 可信认证